Artak Melkonyan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影響力金融COO(Chief Operating Officer at UNDP SDG Impact Finance),他曾是商學院院長,后任職商業組織負責金融工作,也在公益創投領域有諸多經驗。

  2019杭州(國際)影響力投資大會上,他帶來了主旨演講《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關于影響投資和可持續發展目標的設想》,都市快報快公益在大會后對Melkonyan先生做了進一步采訪。

  以下為Artak Melkonyan演講實錄及獨家專訪。

2019杭州(國際)影響力投資大會

Artak Melkonyan演講實錄

Artak Melkonyan在2019杭州(國際)影響力投資大會演講Artak Melkonyan在2019杭州(國際)影響力投資大會演講

  首先我分享一個關于“湖”的觀點,杭州也有著名的西湖。當我們說到慈善這個概念的時候,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你到底在授人以魚還是授人以漁,這是公益創投跟傳統慈善很重要的區別。

  緊接著,你又會發現,僅給他一個打漁的工具還是不夠,實際上我們還要營造一個好的環境,造一個漁村,所以傳統慈善的影響力是不夠的,必須讓商業組織也進來參與。

  按照傳統,我們常把商業和慈善完全分開,但這樣沒有辦法真正做到營造一個生態體系。自從可持續發展目標提出以后,我們發現這一塊的融資缺口很大,每年大概有2.5萬億。但影響力投資不僅僅是融資,實際上遠遠比錢更重要的其實是把商業環境空間一些重要的原則應用到公益慈善領域。

  商業與公益結合,我們既可以從純粹慈善的角度看,也可以從商業的角度看。比如企業會做資金捐贈、貧困救助等,一些觀點認為企業參與慈善的動機就是包裝他們在政府和民眾面前的形象。但其實企業也在做社會責任投資、ESG,在投資過程中考慮到不管是公司治理還是環境有各方面的因素,使得投資在長期回報上更有利。

  另一方面,影響力投資需要量化和評估,純粹的財務投資很簡單,但如果有了可評估的工具你就可以進行比較。所以影響力投資是追求影響力最大化的投資,這個影響力是可測量的。

  從傳統慈善的角度:資方愿意創造社會效益,如果能夠拿回一點錢也不錯,不拿回來也沒關系。影響力投資是我們希望能夠收回一些資金,除了收回本金還能得到一些投資回報。

  漸漸地,演變出一個新的部門叫“第四部門”,傳統上我們說有三個部門:政府、企業、社會部門,社會部門包括基金會、社會組織。原先說商業與慈善這個過程比較分離,商業掙了錢,政府通過收稅,社會部門通過慈善家捐了錢,他們花錢創造了社會公益,傳統的模式是這樣的。而新產生的第四部門是希望:用商業的實踐和市場經濟規律去解決一些社會問題,用比較創新的解決方案來解決非常難解決的社會環境問題以及沒有照顧到的需求。

2013-2017區域增長數據 | 來自演講PPT2013-2017區域增長數據 | 來自演講PPT

  談到經濟我們一般用GDP去衡量,但不能顯示出我們經濟是多么可持續,所以實際上需要轉換一下評估框架。影響力投資強調講包容性和可持續的發展,這是一個很新的、增長很快的領域。東亞和東南亞是增長非常快的,每年的增長率是28%。

  我們要做的是把影響力投資嵌入到商業決策階段(這里的影響力投資指的是股權投資),以往商業做決策只是講兩件事情:利潤回報和風險。而現在我們是要從可持續發展目標來制定決策,然后把業界主要影響力測評、評估的標準整合到決策系統里面去。

  影響力這件事情是很復雜的,我們要用正確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打個比方,如果要種三棵樹,首先你要問自己要吃果實還是只要遮陰。所以決策前先問自己利益相關方是誰。那么這三棵樹種在哪?種一起,還是在三塊不同的地方種?我們可以從怎么種樹看到實際最終的結果可以千變萬化。

  影響力投資的深度和風險是不同的,種樹的例子可以看出它的復雜性。純商業的語境中是股東價值最大化,而影響力投資,就是從股東價值最大化變為相關方利益最大化,用這個來制定目標。

  那么利益相關方是誰呢?可以是員工、可以是社群、政府,以及被這個企業影響到的各個相關方。你們可能會問為什么商業組織要考慮影響力投資,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可持續發展目標 | 圖片來自演講PPT可持續發展目標 | 圖片來自演講PPT

  因為影響力測評、評估很復雜,每一個SDG(可持續發展目標)背后都有5-19個指標這么多。另一個國際上很著名的影響力測評有超過400個指標,這的確很頭疼。不過,一旦開始啟用這個更復雜的儀表盤看你的企業,你就會發現新的市場,也會促使公司形成更好的治理體系;另一個是會減少風險,給企業帶來更好的業績。所以一般企業開始用影響力測評工具后2-3年,業績會提升很快。

  從我們自身(UNDP影響力金融中心)的角度來說,其實看到了影響力投資對社會真實的幫助,我們和一些國際金融公司合作,在企業中推廣這種認知,就是剛才說的“把影響力視角嵌入到商業機構決策中”,包括孵化器、加速器、風投、投資基金等也在推廣。

  我們在24個國家有辦公室,從2007年至今已經有大約11億美金價值的交付,我們為很多企業做咨詢,也在這些國家進行影響力投資。在柬埔寨、印度包括中國等等,我們希望能幫助慈善和商業去了解影響力投資,分析影響力投資。謝謝!

(注:篇幅限制有所刪減)

影響力投資的案例與深度觀察

Artak Melkonyan獨家專訪

  

  全球影響力投資有哪些優秀案例?

  發達國家有很多行業都在做影響力投資的實踐,比如酒店業、制造業。一群大公司正在從單純的業務轉變為具有影響力的業務。在美國,我們甚至創建了這種類型的公司。我們曾經是像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company)一樣,無利可圖。現在我們引入了一個新的概念,叫做利益公司(for-benefit company)

  巴塔哥尼亞(Patagonia)是最早同意將自己定位為利益公司的美國品牌。他們專注于生產在嚴峻環境下的冒險運動產品,比如登山,徒步旅行和滑雪類運動裝備。因為遵循循環經濟理念,所以他們使用回收材料生產產品。并且如果拿著他們的舊產品,還可以以較低的價格買到新產品,這就是循環。

  另一個例子是一家為孩子們生產鞋子的公司。我們重新定義了他們的商業模式。他們可以說不是賣鞋,而是把鞋租出去。因為我們都知道小孩子長得很快,你買一雙鞋,六個月后就需要再買一雙,都等不到把鞋穿破。所以這家公司會回收鞋子,再以低價給你一雙更大尺寸的鞋子。用過的鞋子拿回來清洗干凈,再提供給別人。每只鞋在最終廢棄回收之前大概可以使用六次,這就改變了商業模式。

  作為一個父親,我覺得這很方便,我不必要非去買一雙新鞋,我只需要少付點錢,就能獲得一雙干凈的鞋子。這樣既獲得了商業回報,同時也減少了浪費。

  所以這里的重點是,當你開始理解你在社會環境中的角色時,你的愿景會變為長期回報,或是具有穩健回報的投資。如果你更仔細地觀察公司業務,就會發現當業務符合SDG的指標的時候,業務風險就會變得更低。

  有些國家在這方面進展很快,有些很慢。如果我們不去努力達到SDG這些標準,基本上就是在毀滅地球。不過好消息是政府認識到了這一點。在法國,政府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等。而且以我們的辦公室為例,將近2000人在泰國曼谷辦公,卻找不到一次性制品。比如買咖啡時我要塑料杯,但店員拒絕了,只提供玻璃杯,你需要抵押東西或一些錢,喝完咖啡把杯子拿回來,店員就會把抵押物還給你。

UNDP SDG Accelerator官網展示的正在實踐的企業UNDP SDG Accelerator官網展示的正在實踐的企業

  

  您覺得應該如何在中國推動影響力投資?

  我對中國了解不多,但我知道在影響力投資領域中國發展得很快。這是我第二次來中國,上一次是討論酒店行業發展,提倡可持續旅游、可持續度假勝地和酒店的概念。

  我們討論了很多,比如在預定的時候可以看出人們很喜歡可持續的概念,但是會擔心在一個提倡可持續的酒店里,水不夠溫暖,或者沒有足夠的供給,沒有一次性的物品、毛巾不夠白,因為沒有使用強力洗滌劑。

  所以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選擇走上可持續發展的道路,每個人都需要在自己的行為中做出一些改變。例如停止使用塑料袋,停止使用一次性物品。這就意味著我們在個人層面上要承受不便利。

  我們需要在三個不同的層次做出行動:一是政策層面,需要“軟硬兼施”。比如政府頒布禁令,對違反某些可持續發展的行為進行懲罰。再比如買電動汽車會很方便得到牌照,而如果買汽油車,要等兩年才會給你一個藍色牌照。政府有時你需要“軟硬兼施”,讓人們堅持應該做的事情。

  第二層面,不是強迫行為,是來自內心的影響。比方說明星的宣傳,他們不斷在廣告中告訴你:如果你帶著一個塑料袋就比較low,而印著綠色地球的環保袋更fashion。人們會因為追隨這些明星偶像,從而改變對時尚的認知,這就是內心和行為層面的改變。

  第三個層面,就是讓資源重新組合利用,現在已經有很多大公司在行動,比如有些公司回收塑料制品,進行處理后重新制作成可用的工業品。

將漁網回收加工的企業 | 來自SDG Accelerator官網將漁網回收加工的企業 | 來自SDG Accelerator官網

  

  請您補充一下政策推動的具體建議

  政府在政策層面首先可以頒布政策。例如我們知道,任何一家酒店都有很多洗衣房,政府可以頒布酒店不能再使用含有某種污染環境的化學物質的洗滌劑。另外比如能源效率,政府可以發布能源效率的標準,比如哪些產業的能源使用需要達到什么標準。

  換個角度,政府也可以提出一些激勵措施,就像如果你使用太陽能,就會有獎勵機制。

  除了簡單的獎懲,還可以有產業支持。比如對大公司來說,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改變,也能創造出很多好的效果。政府可以支持率先做出改變的公司,提供稅收優惠等。但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支持小型企業,因為這些公司可能會發明更有創造力的產品解決社會問題。

  另外從報表的審查標準上也可以做改變,比如原來企業報告只看三個表(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現金流量表),政府基于財務數字計算稅收。我們稱它為單線報告,因為它講的是利潤財務。但現在,如果采用“雙位”或“三位”標準,就需要另一份報告,討論該公司的環境影響,以及我們使用了多少資源,我們對環境造成了多大的危害。甚至還需要有第三份報告,說明企業給社會帶來了多大的好處,或給社會造成了什么危害。

  

  請簡單談談SDG推進中的問題及未來規劃

  可持續發展目標是一個全球愿景。聯合國代表的是全球視角,2015年發布了這17個全球目標,各個國家簽署通過,并且正在推進這些目標實現。

  在可持續發展目標之前,我們制定的是千年發展目標,可持續發展目標和千年發展目標有兩個主要區別:可持續發展目標是面向每個人的,所有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關系到全球。第二個不同之處與商業機構有關,如果沒有商業機構參與,到2030年就不可能實現這些目標。所以可持續發展目標讓所有國家、政府關注到商業機構的作用,推動世界改變。

  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讓商業機構關注可持續發展目標并真正實施。

  舉個例子,我們看到可持續發展目標中的第12項,叫做“負責任的消費和生產”。我們要關注企業活動創造了什么,消耗了什么,在哪里創造了最大值,哪里的效率最低。每個指標背后都有相應的評估標準。因此,如果我們從這17個方面了解商業活動,我們就能夠看到哪里有利有弊。就像我在IICH大會演講中提到的,對照可持續發展目標,你可以開始以更好的方式了解你的企業。

  這就是我們與各地政府合作的原因,可以在政策上做推進。比如中國制造電動汽車、發展太陽能等,城市越來越智能,這些是向好的一面,當然還有許多其他需要改進的地方。不過沒關系,只要我們朝著好的方向努力。 

記者 | 王矯 姜仲迪

英文翻譯  | 沈子璟

文字整理  | 江芝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