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煥新樂園]

  由浙江省婦女兒童基金會聯合阿里巴巴公益發起的“煥新樂園”項目啟動兩周年啦!從12月21日起,我們跟著項目組、社工系教授、設計師、收納師等,帶著來自不同領域的視角和觀點,回到浙江、甘肅、陜西等地的幾戶低保孩子家中,看看他們的生活是否有所改變。

  “煥新樂園”是一個“低保家庭兒童關愛”公益項目,主要針對有6至16周歲兒童的低保家庭。這種關愛,從“改善煥新環境”開始,再到“陪伴煥心成長”;從改變孩子的居住、學習環境出發,再由志愿者進行至少一年的陪伴,引導孩子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積極面對生活、更健康地成長。項目不僅改變貧困的現狀,更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目的。 

  項目實施兩年來,已經籌集資金近5000 萬元,帶動地方配套資源投入超過1000萬元。以浙江為基礎,北到吉林、南達海南、西至甘肅,項目迅速拓展至全國 20 個省(自治區、直轄市)73 個設區市、 167 個區(縣、市)。其中,浙江省 11 個地市 6 4 個區縣大部分實現了“目標家庭全額覆蓋、社會力量全面發動、社會組織全程參與”。 項目累計帶動近200 家社會組織、20000 余名志愿者共同參與,組織志愿者服務超過70000人次,為5200戶家庭開展項目服務。

  12月22日上午,舟山市普陀區下起了小雨,我們沿著長滿青苔的山路,來到一座看起來讓人有些心酸的房子前——這是一個加蓋在親戚家房頂上的家,呈L型,一共三個房間,門框大概只有1.7米高,高個子的人需要彎腰才能進屋。

  在“煥新樂園”項目改造過的房間里,小英(化名)和妹妹一起接待了我們。兩個小姑娘扎著高高的馬尾辮,穿著羽絨服,清清爽爽。小英和我們說話的時候,一雙透著機靈勁兒的眼睛自信大方地看著我們。

  舟山市普陀海納社工服務室的社工師負責人樓倩悄悄告訴我們,在一年半前,這倆姐妹還是嘴邊掛著鼻涕、看起來不太整潔的小朋友。

 [小英家的屋子] [小英家的屋子]

  新房間里學會好習慣

  是呀,想象一下,如果是長期生活在這樣一間10平方米的房間里:生銹的鐵柵欄窗戶,發霉的墻面,老化的“蜘蛛網”電線,一盞低瓦的日光燈;唯一的衣柜充滿了危險,只要輕輕一碰柜門,它就會整面掉下來——姐妹二人和媽媽的衣服大多堆積在大床上。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中,談“講衛生”,真的太難了。

  更何況,誰來把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的方法教給孩子們?2014年,小英的爸爸因患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積蓄,還欠了外債,此后,爸爸的情緒一直不太穩定,也沒辦法工作;家里僅靠媽媽當保潔員的微薄收入維持生計。他們努力讓孩子吃飽穿暖已經不容易,實在沒有時間和精力再教她們這些。

  2017年6月,志愿者們和專業師傅們來到小英家,先解決了水、電、氣等設施的安全問題,再粉刷墻壁,添加床、書柜、書桌等家具,原來那個存在安全隱患的衣柜也被修繕和加固,還加上了一塊小黑板。社工師們帶領小英姐妹一起參與改造工作,指導她們如何輕掃地、如何進行垃圾分類……

[姐妹倆在黑板上寫下了書上看到的名言和早早的元旦祝福][姐妹倆在黑板上寫下了書上看到的名言和早早的元旦祝福]

  煥然一新的姐妹倆有了新夢想

  一年半以后,小英和妹妹就這樣亭亭玉立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在整理得有條不紊的房間里,她們展示了自己最近在看的書——妹妹在看《西游記》,小英在看蕭紅的《呼蘭河傳》。社工師在和她們的交流中得知,小英喜歡畫畫,在老師的幫助下開始系統地學習;妹妹則跟隨姐姐的腳步,學起了書法。

 [大家都圍著小英的作品贊不絕口] [大家都圍著小英的作品贊不絕口]

  小英的第一幅作品就貼在那個修繕過的衣柜上,細長的花瓶里,插著蓮蓬和花,我們都被驚艷了。“太棒了,我們可以幫你把畫拍賣出去。”浙江省婦女兒童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邱哲問小英,“如果畫賣出去了,這些錢你打算怎么用?”

  小英說:“用來買禮物送給幫助過我們的叔叔阿姨吧。”她想了想:“就送他們每人一本筆記本吧。”

  姐妹倆合力畫過夢想中的新家:她們睡在高低床上,高高的架子上擺滿了鮮花、玩具和畫框;爸爸的房間里,掛著爸爸媽媽的婚紗照;媽媽的房間里,掛著姐妹倆的照片。這個夢想,未來就由她們自己來完成。

 [小英和妹妹心目中的新家] [小英和妹妹心目中的新家]

  專家走訪有話說

  “煥新樂園”兩周年走訪的第一站來到舟山,是因為這里有一個特色,就是充分發揮了社工的力量。與志愿者不同,社工是一份專業的工作,他們在陪伴孩子成長中,發揮著巨大的能量——陪伴,是“煥新樂園”項目在改造生活環境后,更為重要的環節。

  此次和我們一起走訪的是華東理工大學社會工作系副教授、上海春暉社工師事務所理事長王瑞鴻,他從社會工作的角度,對項目進行了解讀。

[王瑞鴻老師(左)接受快公益采訪][王瑞鴻老師(左)接受快公益采訪]

  快公益:您覺得“煥新樂園”項目好在哪里?

  王瑞鴻:社會工作的一個基本假設是“人在環境中”,貧困的發生其實和社會是有很大關聯的。“煥新樂園”將貧困分解成兩個維度,一個是物質上的貧困,相應的解決方案就是投入物質上的幫扶,比如房屋的煥新。當然,“煥新樂園”的改造不僅僅是物質幫扶,我特別喜歡英國作家弗吉尼亞·伍爾夫的書《一間自己的屋子》,項目更好的一點是給孩子一個屬于自己的自由的空間。他們原來是和父母一起住的,或者窩在房間的一角,一間長期的歸他/她自己的房間,意義遠遠超出物質幫扶,這是通過物質的抓手推動人的全面發展。

  另一個維度,是陪伴。物質只解決了起步點,后續的過程要如何開展、如何深化?人內心的變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所以我們才需要陪伴。

  “煥新樂園”帶著強烈的使命,充滿了專業的設計,是我關注的扶貧項目里特別有特色的一個。

  快公益:“陪伴“對于孩子的成長究竟有什么奇效?

  王瑞鴻:其實我不太喜歡用“陪伴”這個詞,因為現在對于這個詞的含義過于泛化了,功能比較單一。我喜歡說“陪伴式成長“,專業社工人員介入,每月保持至少一次活動,幫助他/她解決存在的問題,比如和家人存在的關系問題,和同學之間的人際問題,一直到社會的融入問題。“煥新樂園”還追加了暑期夏令營,就是讓孩子突破家庭、突破學校、突破當地,到更廣闊更開放的社會中去。“陪伴式成長”更多是人的社會性的發展、人的社會功能重新恢復的過程。因為貧困阻斷了他們的正常發展,阻礙了他們的社會功能的恢復,造成了他們的社會隔絕,他們和社會產生了一種疏離,這才是最核心的一個問題。

  快公益:“煥新樂園”未來能怎么做得更好?

  王瑞鴻:現在,國家在推動精準扶貧,和原來粗放式的扶貧是不一樣的。我又增添了兩個“精”,就是“精細扶貧”、“精美扶貧”。

  怎么做到“精細扶貧”?比如“煥新樂園”一直在推動家具裝飾模塊化,現在項目推廣到全國多個省市,那么要思考一下,基于江浙一帶設計的東西,是不是和西北的習生活慣相適應?還比如,我們給孩子送書,就要考慮到他們的年級、年齡、性別等。這就是我們扶貧要越來越精細。

  “精美扶貧”就是要在扶貧過程中,考慮到美觀,融入藝術的元素。“煥新樂園”這個項目在設計的時候,基礎功能是扶貧,但現在已經有了更高的功能,甚至要關注到美育的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