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計劃]

  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家喻戶曉,她勇敢堅毅、勤勞善良的形象深入人心。現代社會的職場上,女性更是重要角色,越來越多“現代花木蘭”的故事令人欽佩。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女性確實在工作和生活中要比男性付出更多,尤其是很多即將畢業和剛畢業的女大學生們,面臨的就業困難和職場困惑尤其多。由浙江省婦聯倡導,浙江省婦女兒童基金會·關懷家基金發起的“女性就業服務公益項目——木蘭計劃”,就是專為這個群體提供公益服務。

  “木蘭計劃”為學員帶來心態調整、情緒管理、女性權益、溝通技巧等課程。結業當天,可以參加愛心企業的就業雙選會。

  本次“木蘭計劃”尋訪的創業女性,其實并不是原計劃中即將畢業或剛畢業的女大學生。

  她是一位年逾六旬的老媽媽,后背微駝的小小身軀,撐起一個家;她是一位新創業者,送走了丈夫和兩個兒子后,從悲傷中堅強地站起來,有了新的夢想。

  她叫周雪芬,因為兒子姓屠,大家都叫她屠媽媽。這個故事的開頭,充滿著漫長而沉重的困苦,一路行走一路告別。

  漫長的告別

  屠媽媽的背后,背著一個沉甸甸的家:一個患嚴重糖尿病、無勞動力的丈夫,兩個身患絕癥、不能自理的兒子,還有年紀尚幼的女兒。

滿桌子的中藥滿桌子的中藥

  兩個兒子從小就被檢查出患有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這是一種遺傳性疾病,大多數在12歲左右不能行走,20歲左右就會因為呼吸肌無力、呼吸道感染,引起呼吸肌衰竭而死亡。

  小學時期,一條蜿蜒的田間小路連接屠家和學校,從上學第一天到最后一天,屠媽媽每天背完大兒子又回來背小兒子,那條小路上彎腰重疊的身影從未停歇過。

  特別是到了下雨天,原本就不平坦的小路更加泥濘,屠媽媽的每一步都顯得更加艱難。有幾次甚至摔倒在路上,但屠媽媽從來不會在兒子面前流淚,所有的酸楚都吞進肚子。懂事的孩子看到摔破膝蓋的媽媽,會在背上默默流淚,而屠媽媽卻總是笑著安慰兒子。

屠媽媽走在田間小路屠媽媽走在田間小路

  大兒子屠勇離開后,屠媽媽將大部分心力都放在小兒子屠棟身上。

  14歲時屠棟就已經無法再站立,但他從小對知識就充滿渴望,屠媽媽不忍心阻斷兒子的求知路,依舊支持他上了一個學期初中。

屠棟生前在家門前屠棟生前在家門前

  那時候的屠棟已經完全不能自理,為了不麻煩同學背他上廁所小便,他幾乎整天都忍著不喝水,實在渴的不行也只是喝點潤潤喉嚨。因為不喝水,屠棟排便很困難,每天早上排便要花費很長時間。屠媽媽每天早上五點從家里出發,因為她要提早到學校寢室,幫兒子穿好衣服,背他去廁所排便。

  捐獻角膜

  “至今忘不了第一眼看到他時的震驚,胳膊與腿細到常人無法想象。”心舞工作室——一家致力于眼角膜勸捐公益組織——創始人心舞說。

  2010年,屠棟主動聯系了心舞,要求捐獻自己的眼角膜和遺體。“他告訴我,這個社會給了他許多關愛,無以為報。如果他的身體能有一點用,就讓醫生拿去研究吧。”

  屠棟自愿捐獻遺體的故事被媒體報道后,不少人給他打電話要給他捐款,屠棟都婉言拒絕,總是說還有人比他更需要。

屠棟簽署捐贈書屠棟簽署捐贈書

  在屠棟最后的日子里,屠媽媽每個夜晚都要多次起來,跪在地上給屠棟翻身、接尿。到最后,她自己根本沒辦法睡到床上,只能半癱在一張竹椅上休息。

  2016年7月,屠棟走完了他的一生,捐獻了角膜和遺體。他生前說,讓醫生通過研究我捐獻的遺體,讓別人不再受這樣的痛苦。屠棟捐獻的角膜使兩位角膜病患者得以重見光明,也成為金華眼庫成立后的第一例捐獻者。

  重新創業

  屠棟走后的一段時間,屠媽媽特別平靜。

  “以前屠棟就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們自己有能力,也要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屠媽媽常常回憶起屠棟以前的話,支撐著她堅強地生活下去。

  雖然家里困難,但村里有事,只要她幫得上忙的,從來不推辭。2008年汶川地震的時候,屠媽媽硬是把家里的貨賣掉,湊200元錢去捐款。

  身在蘭溪的屠媽媽一家,經濟來源就靠后山一百多株楊梅。和當地很多村民一樣,屠媽媽一直采用肩挑手提去集市售賣的原始方式。

  新鮮楊梅受氣候、交通、物流、電商等各方面因素影響極大,當地沒有一家楊梅深加工企業,農民們每年的收成大受影響。

屠媽媽在采摘楊梅屠媽媽在采摘楊梅

  考慮到楊梅的特性,一直幫助他們的心舞萌生了深加工的念頭:只有深加工,才能讓楊梅樹的利潤最大化,才能幫助這個困境中的家庭真正走出泥潭。

  于是,屠媽媽在2018年6月正式開始嘗試創業,她在婦女群團組織、志愿者和基金會的支持下,用短短半年的時間,建立合乎食品加工標準、整潔明亮的蘭溪市屠媽媽食品加工坊,注冊“屠媽媽”商標。

  帶動更多就業

  從選果到腌制,到暴曬,再到包裝,一道道工序,全部靠屠媽媽和村里的姐妹們手工操作。

  先要上山采摘新鮮楊梅,精心挑選個頭大、品質好的楊梅放入大缸中腌漬。一層楊梅一層鹽,壓上一塊大石頭后再封缸。經過一段時間脫水,一大缸楊梅僅剩下半缸,這時又得將楊梅換缸腌漬。 

  腌漬后的楊梅要暴曬5-6天,經過三遍反復清洗、浸泡,再暴曬2天。暴曬后放入蒸籠里蒸,蒸好后攪拌入適量的糖,放入小缸中腌漬。

  經歷了蘭溪市市場監管局十多次的嚴格抽檢,屠媽媽的產品合格率達到百分百,因為品質優良、環境整潔、管理規范,屠媽媽的加工坊被浙江省市場監管局評為2018年浙江省名特優食品作坊。

  隨著工作坊被慢慢認可,屠媽媽和姐妹們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亮。

  這不僅能解決屠媽媽一家的問題,更能帶動村里其他農戶。“通過大家的努力,村里鄉親們的楊梅不像從前那樣賣得艱難,那么一切都值得了。”

  辛苦了大半年,屠媽媽的楊梅干姍姍來遲,但每一顆都值得等待。希望屠媽媽準備了很久的新年禮包能讓你感受到這一份對未來的希望。

  這一包包沉甸甸的楊梅干就是一個奇跡,一個由屠媽媽和所有幫助過屠媽媽的愛心人士共同創造的奇跡。

  支持公益好項目

  生活很苦,但有你很甜。新年,希望有你和我們一起,為屠媽媽的創業之路清理一些石塊。打開手淘掃描識別下方二維碼,支持貧困女大學生、貧困女性就業創業的公益項目木蘭計劃,進行愛的傳遞:

  只要您向木蘭計劃捐贈滿18.8元,我們就為你寄出一份“屠媽媽的愛”楊梅干(108g裝);捐贈滿158元,我們會贈送屠媽媽精心準備的楊梅禮盒(一對女子酒:子酒300ml,女酒200ml,一包楊梅干108g),包郵到家。

  一個人的力量可能很小,但每一次努力都算數。一點一滴就能成就一次小小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