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化名)和家人從沒想過,33歲身強力壯、生活美滿的他會突然躺進ICU、幾度命懸一線。回憶起這場怪病、那場驚心動魄的救治,一家人至今仍心有余悸。

  不明原因怪病來勢洶洶

  迅速累及多器官

  方先生今年33歲,多年前便從老家來到美麗的杭州打拼,經過自己多年的奮斗與努力,他已經在這里成家立業,是個名副其實的新杭州人。在單位,他是公司的中層,在家中,他是四口之家的頂梁柱。

  一直順風順水的方先生卻在不久前遭遇了一場“生死劫”。

  那天是一個普通的工作日。方先生下班后,感到莫名地勞累,不久后便出現畏寒發熱,一量體溫竟然高達39℃。緊接著,他又出現頭昏、乏力、惡心、嘔吐的癥狀。以為是感冒發燒的他自行服用了一些退熱藥物,可是癥狀并沒有好轉。

  于是,他到就近的醫院就診,可經過抗感染治療2天后,不但高熱沒有退,腹部背部反而出現密密麻麻、按之褪色的紅色皮疹,像布滿了紅色的蜘蛛網。不僅如此,他隨后還出現腹瀉,水樣便,每天能拉10余次,人都要虛脫了。

  方先生的家人見狀,連忙把他送至浙大邵逸夫醫院。入院當天下午,方先生就出現了胸悶氣急的癥狀。經過一個晚上的治療,方先生的癥狀依然不見好轉。

  尤其讓醫生感到棘手的是,方先生的診斷并不明確。尋找不到病因,就意味著沒有辦法精準有效治療。

  第二天早上,方先生感到心臟撲撲地快要跳出胸腔,監護儀顯示心率167次/分鐘,加上連續幾日的高熱和嚴重的腹瀉,他憔悴地癱在床上,甚至連呼吸都變得費力了。

  入院僅僅12個小時,方先生接連出現持續高熱、嚴重呼吸窘迫、頻繁腹瀉、心律失常。他的疾病進展非常迅速,就像疾馳的火車,呼嘯著侵犯他的各個器官:呼吸系統、心血管系統、腎臟、血液系統……留給醫生診斷的時間極其有限。

  全身毛細血管滲漏

  呼吸循環近乎崩潰

  情況非常緊急,方先生被迅速轉入ICU。此刻的他,已經不得不在ICU內進行密切監護和臟器支持:氣管插管,呼吸機支持;腎功能衰竭,需要CRRT(持續腎臟替代治療)機維持。

  “醫生,請一定要救救我的兒子!他才33歲!他還有兩個小娃兒要養大啊!”方先生的父母幾近哀求地說。

  與家屬們同樣急切的是醫生們。他們在不停地翻看所有檢驗檢查結果,不敢錯過哪怕一丁點兒的蛛絲馬跡。因為他們明白,ICU的臟器支持手段更像是在“用金錢向上帝買時間”,只有越快揪出致病“元兇”,才能有更多的生存希望。

  方先生的病情還在繼續惡化,需要純氧維持呼吸,需要大劑量的升壓藥物維持血壓,由于嚴重的毛細血管滲漏,即使三路靜脈液體同時迅速補入,他的血壓仍舊不見好轉,像墜入深淵的瀑布,一路向下向下……

  邵逸夫醫院MDT(多學科協作)討論被迅速召集,來自ICU、肝病感染科、風濕免疫科、血液內科、腎內科和心臟外科的專家們進行了緊急磋商。為了維持生命,ICU的郭豐主任醫師當機立斷,決定立即為方先生進行更高級的生命支持手段——ECMO(體外膜肺氧合),以幫助方先生渡過肺水腫缺氧這個艱難時期。

  隨著機器運轉,暗紅的血液瞬間被引出體外,經過ECMO氧合器變成鮮紅的血液,被重新注回到方先生的體內。監護儀上的紅藍曲線開始慢慢回歸正常。

  本就身體素質不錯的方先生在ECMO的支持下,一天一天好轉。為了避免感染、出血等并發癥,一周后醫生順利為方先生拔除了ECMO。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又感染了曲霉菌

  挺過了嚴重的全身毛細血管滲漏,戰勝了多臟器功能衰竭,本以為方先生在這場生死的較量中已逐漸贏得勝利,疾病的惡魔卻又給了方先生重重的一拳。

  方先生始終無法脫離呼吸機的支持引起了醫生們的注意。重癥醫學科林永俊醫生為他安排了氣管鏡檢查,發現氣道壁有一層黑色物沉著。

  在邵逸夫醫院全國知名感染科專家俞云松教授“慧眼識菌”下,很快斷定患者肺部一定存在曲霉菌感染(曲霉菌是一種在空氣中普遍存在的真菌,也是免疫力低下人群感染的高危因素),檢驗結果也證實了他的診斷。

  原來,由于此次疾病來得兇猛,方先生正常的免疫功能幾乎被抑制,使他沒有逃脫被曲霉菌感染的魔咒,而這次肺部真菌感染差一點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診斷及時,后續四周嚴格療程的抗霉菌治療和每日的呼吸肌功能鍛煉使方先生可以自由呼吸了。伴隨著方先生如期脫離呼吸機的支持,這場與藏在暗處的病魔的膠著斗爭,也終于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很快,方先生被轉出ICU,積極配合康復師進行鍛煉,每天都能get“新技能”:手指會動了、胳膊可以抬離床面、腿可以抬起來了、可以坐起來了、可以扶著床欄走兩步了……如今的方先生已經健康回到家中,恢復了其樂融融的生活。

  導致方先生的病因,依然是一團沒有撥開的迷霧。醫生們考慮過出血熱,但患者與出血熱的診斷并不相符,血中未查出任何抗體。患者主要表現為毛細血管滲漏綜合癥,至于導致滲漏的原因無法查出,有可能是中毒、嚴重的感染等,但是臨床都沒有揪出背后的元兇,高度懷疑可能是感染。

  由于醫學的限制,對臨床醫生來說,不明原因的疾病并不鮮見,但對患者不懈地堅持和努力,對疾病的不畏縮不懼怕,以先進的臟器支持、現有的醫療救治手段,仍舊可以創造生命的奇跡。

  記者 張煜鋅

  通訊員 王家鈴 李文芳 王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