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舉行的2020中國幸福城市論壇上,杭州再次榮獲“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稱號。這個榮譽,杭州已經連續拿了14年,全國唯一。

杭州市民的幸福感,來自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的真切感受,在倉基新村住了10多年的王大伯對此深有感觸。

“自從升級了進出口的停車道閘之后,明顯感覺小區里的車位變多了,停車更加方便,進出也更加便捷了!”王大伯笑著說,“子女上門,還有免費的停車時間,真是太貼心了!”

車位少、亂停車、“僵尸車”……在杭州的很多老舊小區,“停車難”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老小區停車太亂了!沒五年駕齡根本不敢往里開!”

“為了避免每天因為搶不到車位而焦慮,我干脆不開車了!”

 

……

倉基新村這個30多歲的老小區,是怎樣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的?

車多位少、服務缺位

在倉基新村停車越來越難

和杭州其他老舊小區一樣,倉基新村的“停車難”是一個逐漸凸顯的過程。小區在2014年啟動了大封閉改造,第二年裝上了道閘,開始停車收費管理。

“那時候我們對停車需求進行過一次摸底,倉基新村居民總共有456輛機動車,畫框車位就有523個。”湖墅街道的相關負責人回憶,“那時候停車是綽綽有余的。”

好景不長,小區居民租戶的車輛越來越多,加之停車收費偏低,一天12元封頂,周邊不少社會車輛也停了進來,供需矛盾逐步加大。

“到了2017年,道路單側、居民樓前……所有可利用的空間已經全部拿來停車,750余輛車把小區填得滿滿當當。”這位負責人說,“停車進入超負荷狀態。”

車多位少,伴之而來的問題顯而易見:車位難找,干脆就停著不挪窩,車位的流轉率很差;隨意亂停車,極易造成道路擁堵、行走不便……

“當時我們的停車道閘只有最基礎的功能,管理、收費很大程度上要仰仗人工。”杭州興業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潘蓮娣介紹,“倉基新村一個進口兩個出口,受制于系統落后,需要14個保安管理,這對于準物業管理的倉基新村而言是筆不小的投入。而且,每處道閘的人員基本只能‘釘’在道閘口,工作效率不高。”

潘蓮娣還提到,抬桿放行的權利在保安手上,很容易造成“停車多、收費少”的現象:“有些業主與保安混熟了,刷刷臉就免收了停車費。還有的居民比較強勢拒不付款,保安為了息事寧人避免擁堵,也只得作罷。”

數字賦能停車管理

讓車位“活起來”“多起來”

為了緩解轄區內各老舊小區的停車難,拱墅區湖墅街道動了很多腦筋。“舉個例子,倉基新村經過幾次改造,在空間上基本已經定型,沒有可以挖掘的地方了。”街道的相關負責人一針見血,“所以我們在思考的是,借助‘城市大腦’數字賦能,用技術創新驅動精細化管理與服務,讓車位‘活起來’、‘多起來’。”

2019年9月起,湖墅街道開始分段對街道內6個社區、22個小區的停車收費系統進行智慧升級:第一階段,對原有停車收費系統的社區13處道閘進行改造升級,而后對三個未裝道閘的社區進行13處道閘的加裝。

今年4月,26根橙白相間的“智慧”道閘統一亮相。潘蓮娣解釋:“道閘本身并不聰明,聰明的是它背后的一整套‘智慧停車管理系統’。”

“智慧”道閘背后有“智慧停車管理系統”的支撐

來到位于湖墅街道城市會客廳2樓的停車數據監測中心,只見9塊液晶屏組合而成的超大屏幕上,正實時滾動更新著6個社區的各項停車數據:從每一個車場此刻的車流量、收入數據、剩余車位、異常率,再到每一輛車的車輛屬性、進出時間、支付金額、支付方式……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26個道閘,就是我們的26個信息收集員。收集而來的數據,直接連通到了杭州‘城市大腦’”,街道的相關負責人介紹,“手指點點,每個車場信息、車輛信息都盡在掌握。車流有效調節,加快‘內循環’,車位的流轉率高了,就相當于數量變多了,現在每天的過境車輛增加到了2000余車次。相鄰區塊還可以相互動態支援,打個比方,要是倉基新村停滿了,相隔一條街的賣魚橋、雙蕩弄還有余位,我們就可以實施引導車輛進行分流、緩解壓力。”

親情停車、區間停車

個性化服務暖人心

在杭州的各個老舊小區,老年人占據了不小的比例,倉基新村原本在“親情停車”服務也投入了不少人力。

“那時候我們買了打卡機,讓保安進行人工登記打卡計時。”潘蓮娣說,“現在依托于智慧停車管理系統,只需要在系統上登記一次即可直接開通。現如今我們為每戶家庭提供了每月總共90小時的‘親情停車’時間,只要是三代直系親屬都可以前來辦理,每次進出小區,顯示屏上還會有倒計時提醒。”

同樣,針對在外排隊等候自行解決停車問題的居民,小區也提供了每月30小時的“區間停車”服務。

與此同時,湖墅街道還通過協商與投入,將德勝立交橋下的兩處空間重新加以利用,轉化為65個地面停車位,供轄區居民在此停車。

“運行半年多來,街道范圍內像倉基新村老舊小區停車難問題得到了有效的緩解。在未來,我們還會針對技術、設備、管理方法上做進一步的更新優化,做好服務,增強轄區居民的體驗感、獲得感。”街道的相關負責人說。

老舊小區的痛點怎么破?

你有什么好的解決案例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