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一度的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24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浙江103名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受到黨中央、國務院表彰。25日上午,省委書記袁家軍、省長鄭柵潔在省人民大會堂看望剛剛載譽歸來的我省2020年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

  袁家軍向受到國家表彰的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表示祝賀,向奮戰在全省各條戰線上的勞動者表示慰問。

  在浙江103名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中,有一位杭州姑娘,當年浙大畢業后,她選擇去裝電表接電……

工作中的徐川子工作中的徐川子

  徐川子,女,1985年出生,浙江省電力有限公司杭州供電公司濱江供電分公司市場客戶部(互聯網事業部)主任,國家一級注冊計量師、高級工程師。

  12年前在浙大學電氣工程與自動化的時候,有人問她:“為什么選這個專業,這不是男孩子讀的嗎?”

  畢業后她進入國網杭州供電公司,成為一名裝表接電工時,有人問她:“這個活是男人干的,你可以嗎?”

  11月24日,當徐川子站在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評比表彰活動現場,胸前別著全國勞模獎章時,這些疑問都有了答案。

  利用電力大數據

  研判出人員流動情況

  今年上半年,徐川子的感觸很深。

  為了疫情防控,社區工作者、黨員干部、志愿者都出動了,不少農居點的住宅區圍合起來,只留一個出入口,由專人24小時守門,登記人員進出情況。企業迫切地想要復工復產。

  看著身邊忙碌的防疫人員,徐川子就想,能否借助電力大數據,緩解基層防控工作的壓力?比如,家里有人跟沒人時,用電數據是有明顯區別的,這點區別,或許就能成為預判工具。

  她把想法跟濱江區委區政府匯報后,獲得了支持。于是,徐川子和團隊集納了濱江區試點區域160個小區的用電數據,把這些平時“鎖”在數據庫里的信息拿出來,根據居民短暫和長期外出、舉家返回、隔離人員異動3種場景,構建起6套算法模型,勾畫出區域內人員分布和流動情況,準確率達到了97%,這在全國都是首創。

  她說:“有些家庭一段時間沒有用電了,突然出現用電值增加的情況,那一定是有人回來了,我們會把數據告知社區,方便他們跟當天返杭名單進行校對,避免遺漏。”

  借助這些數據,還能預測一個區域內流動人口的短期增減情況,方便基層提前分配人手。

  這一套系統,從萌生想法到落地應用,僅用了5天時間,但背后是150余萬條次的大數據巡航,當時,還在全國其他地區推廣。

  “碳單”為酒店減少能耗

  聯合國為她頒獎

  徐川子獲得過很多專業獎項,去年還榮獲了“2019聯合國全球契約中國網絡可持續發展先鋒人物”榮譽。

  這份殊榮的背后,跟一張綠色“碳單”有關。

  淳安縣楓樹嶺鎮下姜村,如今是“農家樂、民宿忙,游人如織來下姜”的明星村。在星羅棋布的民宿中,一家叫“麥浪”的民宿,推出一項非常有趣的福利:游客離店前,掃一個二維碼,就能知道自己住店期間的能耗和排名,如果減排明顯的,就能獲得住店優惠。

  這就是綠色“碳單”。徐川子說,現在全浙江已經有500余家酒店用上了碳單,跟同期數據相比,一年能減少約10%的能耗。

  “做這件事的初衷就是想為可持續發展做貢獻,當時正好關注到酒店這個細分領域,就想著手試試。”第一個接收碳單的酒店,是杭州的云棲客棧,“我們第一次去談就很順利,因為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改造費用也低,所以酒店很支持我們。現在有500余家酒店,會結合碳單推出不同的優惠。”

  基層錘煉很磨人

  能把電表線路做成工藝品

  有些成功人士是“天賦型選手”,徐川子說,她不是。

  徐川子出生在富陽區清江口岸的老街,離家不遠的場口變電站,是她父親工作的地方。變電站里的電箱、電網,穿著藍色工作服的大人,父親的“安全提示”等,構成了她記憶中的鄉音。

  從小耳濡目染,直到2008年,徐川子畢業了,也毫不猶豫選擇從事這個行業。她考入國網杭州供電公司,穿上了藍工裝,成為富陽電力客服中心計量班的一名裝表接電工。

  基層的錘煉很磨人,每一次裝電表都要很沉得下心。

  徐川子說,最難的是夏天,外面40℃,變壓器房間就有近50℃。在火爐般的屋子里,他們要掛電表、接線、通電、調試、檢查,一套流程下來,衣服肯定濕透了。

  然而,只要是她接的電表,線路肯定排得整整齊齊的。同事說,看一眼線路的拐角,就知道是不是川子做的,因為她總會把拐角扭成正兒八經的90度,跟工藝品似的。

  模仿運動軌跡尋找裝電點位

  她從生活中汲取靈感

  剛入職場那幾年,徐川子靠著“完美主義”的工作態度,漂亮地完成很多任務。到了2015年,因為一項研究,她初嘗創新的喜悅。

  五年前,一些農村的支小路在地圖上都搜不到,電力檢修人員進村還要抄表員帶隊。徐川子就想:“要是開發出一套系統,能自動尋覓裝電點位就好了。”

  那時候,朋友圈曬跑步軌跡剛火起來,這給了她靈感。

  “我們把抄表員的上門軌跡錄下來,下一次不就可以找到路了嗎?”

  于是,她和團隊模仿“咕咚”記錄運動軌跡的功能,結合經緯度和圖文,把每個用電單元的位置都錄進了系統,并同步到電力檢修員的手機。這意味著進村檢修,再也不需要“導游”了。

  此后,基本回回創新,她都是從生活中汲取靈感,部分創新技術還拓展到其他行業。

  徐川子說:“在科技創新方面,我作為電力人,時刻都要探索和研究前沿技術,通過技術創新讓電網變得更堅強、讓客戶更信任。”

  四天前,徐川子坐上了從杭州開往北京的高鐵。出發前,還在讀三年級的女兒起了個大早,迎著寒風也要送媽媽到車站。

  徐川子說,當她別上全國勞模獎章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帶回去給女兒看,把同樣的期許也帶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