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阿爾茨海默病在內的所有老年期癡呆患者,最后都因生活無法自理而需要人照顧,而照顧的周到與否直接關乎他們的生活質量有多高,余生有多長。

  長明寺巷社區地處杭州城站火車站附近,屬于上城區小營街道。整個社區超過7000人的總人口中,超過1/5是老年人,而在這些老年人里,失智老人(失智程度輕重不等)有26人。

  即使是健康的老年人,隨著年齡的增加,各種大大小小的疾病隨之而來,對生活會造成一定影響。若是失智老人,他們的老年生活又會是怎樣的呢?

長明寺巷社區地處杭州城站火車站附近,屬于上城區小營街道。整個社區7000多人,超過1/5是老年人。社區供圖  長明寺巷社區地處杭州城站火車站附近,屬于上城區小營街道。整個社區7000多人,超過1/5是老年人。社區供圖

  //

  26名失智老人中
女性有21人

  //

  烏仁,47歲,是長明寺巷社區唯一的一名助老員,一頭利落短發,性格開朗,待人非常熱情,年輕人愛叫她“烏大姐”,老人看到她都喚一聲“小烏”。平時,烏大姐最常接觸的就是社區里各家各戶的老年人,幫助他們處理一些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閑暇時間則陪著說說家常、聊天解悶。

  雖然是今年2月才調到長明寺巷社區,但半年多接觸下來,盡職盡責的烏大姐對老人們的情況摸得很靈清。

  根據烏大姐的統計,長明寺巷共有失智老人26人,年紀最大的101歲,最小的60歲。其中,100歲以上1人,90-100歲8人,80-89歲11人,70-79歲4人,60-69歲2人。根據性別來看,女性幾乎占了大多數,共有21人,男性則為5人。

  失智的原因,除了阿爾茨海默病,還有中風、頭部創傷、手術后遺癥等,所有老人中,失智程度重或者較重的有14人,完全不能自理的則為5人。

  //

  低齡老人照顧高齡老人成常態
擔心90歲老父親忘記關水、關火
60多歲的女兒退休后在附近租了房
一天上門好幾趟看情況

  //

  26位失智老人里,除了兩位住進了養老院、三位被接到子女家中照料,剩下的都還住在社區內。而留在社區的失智老人,由子女照顧的占了大多數,個別由老伴或者其他家人照料、看護,偶爾會請護工上門。

  “說到失智老人的照顧,基本就是兩種情況:子女照顧或者護工。在我們社區,全職護工還是比較少的,大多是子女,這樣就出現了一個現象——低齡老人照顧高齡老人。”烏大姐說,社區里的失智老人基本集中在八九十歲的年齡段,一般來說,老伴想要照顧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時候,任務就落到了子女的肩上。“老人家的子女又大多是60多歲、70多歲的,所以低齡老人照顧高齡老人可以說已經成了常態。”

  樓爺爺(化名)今年90歲,是一名曾經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原本,爺爺的身體還不錯,但最近幾年斷斷續續生了大大小小幾場毛病,腿腳不方便,耳朵也幾乎聽不見了。前兩年,樓爺爺還確診了老年期癡呆癥,不過目前情況還算好,偶爾發病,容易忘事。

  樓爺爺的家就在長明寺巷社區內某幢的一樓,烏大姐帶著我上門拜訪的時候門并沒有關,只有前邊一層紗門虛掩著。看到來人,一位60多歲的阿姨迎了上來。“這位是大伯的女兒,我一般都喊她樓大姐,大伯就這么一個孩子,她也特別孝順,為了方便照顧爸爸,前幾年退休之后特意在附近租了一間房子,每天都過來,搞搞衛生做做飯。”聽見烏大姐這么說,樓大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其實樓大伯情況還好的,就是偶爾容易忘事情,不過有的事情忘了比較危險。”烏大姐說,就在前段時間,社區的同事路過附近單元樓,隱約聞到一股焦味,仔細循著味道找過去,發現正是從樓爺爺家里傳出來的。趕緊跑過去又敲又喊,把爺爺喊來開了門,同事沖進廚房,看到煤氣灶上點著火,鍋子里的水早就干了,灶臺也都被火燎黑了一大片。

  “還有一次是我過來正好發現的,進門就聽見滴滴答答的聲音,后來發現是衛生間洗手臺水龍頭沒關,整個衛生間地上都是水。”樓大姐說,就是因為怕父親忘記關水關火,所以她每天都要過來好幾趟,都檢查過一遍才能放心。

  樓大姐說,因為身體不太好,父親不怎么出門,頂多就是天氣好的時候自己陪著在小區里稍微走一走,曬曬太陽。樓爺爺每天生活也規律,早晨六七點起床,下午午睡一兩個小時,晚上九點左右入睡,閑暇時間看看報紙。“一天三頓飯都挺規律的,基本上是我做好了帶過來,有時候他也自己做點,都是蒸菜為主,方便做,也清淡,不然不好消化。”

  聊天過程中,樓爺爺雖然聽不清楚我們在談論什么,卻也安靜坐在椅子上,時不時看看烏大姐,時不時看看女兒,又偶爾帶點好奇的目光打量我,看到大家笑了,爺爺也會跟著笑。

  “樓大伯人溫和,臉上常帶著笑,女兒又孝順,每天過來,可以說是幸福的老人家,社區里不少老人都挺羨慕的。”烏大姐湊近我輕聲說。

  //

  失智老人更加需要陪伴與關愛

  //

  烏大姐說,針對社區里的老年人,尤其是獨居、空巢、失智等特殊老人,社區基本上都保持著每周上門探望一到兩次的頻率,如果了解到個別老人家里正好有些情況,那么頻率會更高些。“有時候老人看到你的那股高興勁,好像你做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樣,其實就是最普通地聊幾句,偶爾逢年過節送點小禮物,中秋節帶個月餅,端午節送幾只粽子。”

  當然,相比正常老年人,失智老人越發離不開人。烏大姐回憶,最開始跟他們接觸的時候,因為陌生,也會顯得比較防備,但是見的次數多了,再加上子女也基本會在邊上,老人家有了點印象,對自己的態度也就熟絡了起來。

  “我們社區還會定期舉辦一些小活動,考慮到失智老人的特殊性,聚集起來會有一定的不可控因素,社區工作人員會主動上門。有時候是做些簡單小手工,有時候就是送點吃的,讓老人參與參與,看到他們高興了,我們也高興。”

  95歲的鄧奶奶(化名)也是一位失智老人,但情況比樓爺爺嚴重一些。鄧奶奶腿腳還不錯,喜歡拄著一根拐杖到處走,光是最近半年,被附近的警務室或者派出所送回來就已經有兩三回了。不過還好,鄧奶奶平時都走得不太遠,社區里的人大多也都認識她,偶爾會把她帶到家門口。

  “聽同事說,以前有兩次是真的慌,大媽過馬路的時候不管不顧的,路中間的欄桿也去爬,熱心路人攔下來找到了我們社區。”

  “還有一次,大媽跑到社區來,非說要來領工資。我們一個個勸,‘大媽,你早就已經退休了呀’‘大媽,你還認不認識我們,我們這里是社區’……都沒用,最后只好通知大媽的兒子把她接回家。”

  鄧奶奶一共有四個孩子,三兒一女,兄弟姐妹之間輪著班,每天都有人來照看。但是,畢竟也都有各自的家事要忙,沒辦法24小時待著。每當家里只剩自己一個人時,鄧奶奶就會跑出門,逮到誰都愛說,“生這么多孩子有什么用,還不是只有我孤零零的一個,看都不來看我。”要是這時候遠遠看到兒子或者女兒騎著電動車來了,鄧奶奶立刻就把自己的話拋之腦后,拄著拐杖就急急往孩子的方向去了,開心得不得了。

  //

  《杭州市居家養老服務條例》10月起實施
因地制宜開展各類實踐探索
提高居家老年人的生活質量

  //

  根據《杭州市2018年老齡事業統計公報》,截至2018年底,杭州市60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174.44萬人,占總人口的22.53%,全市人口老齡化、高齡化、失能化、空巢化疊加趨勢明顯。主城區老齡人口密集,老齡化程度較高,上城區、西湖風景名勝區、下城區的老年人口比例居全市前三,分別已達31.56%、29.78%、27.11%。

  如果是幾個子女輪流照顧,可能情況會好一些,但如果只有一個孩子,或者是失獨老人、空巢老人,可想而知生活上會有諸多不便。因此,老年人也需要來自社區、街道、城區等不同層面的支持及保障。

  長明寺巷社區福利委員周慧霞介紹,在杭州市居家養老服務相關政策的指導下,各城區對于老年人的養老服務均有不同的措施與實踐。拿長明寺巷社區所在的上城區來說,提供的居家養老服務主要以社區為基礎實施單位,面向60歲以上符合獨居、空巢、家庭困難、患有特殊疾病等情況的老年人,綜合評定符合條件后,納入居家養老服務范圍。“服務人員主要是由第三方平臺引進的,根據老人的實際情況,定期到老人家里打掃衛生、理發、幫忙跑腿買菜、提供照護等等。”周慧霞說,長明寺巷社區26位失智老人中,就有五六位被納入上城區居家養老服務范圍。如果想申請這一項服務,可以先向社區申請,社區提交街道,再上報城區民政部門,綜合各方面因素審核評定是否符合要求。

  今年10月1日起,《杭州市居家養老服務條例》開始實施,居家養老服務主要包括生活服務,醫療衛生和護理服務,安全指導、緊急救援服務,精神慰藉服務,有益于老年人身心健康的服務,法律咨詢等服務。《條例》還明確規定居家養老服務還包括為老年人特別是高齡、特殊困難老年人提供日間照料、短期托養等服務,使服務指向更清晰,也更具針對性。

  據介紹,全市還將以《條例》實施為有利契機,因地制宜開展各類實踐探索和機制創新。

  比如,進一步推動鎮街級示范型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提質擴面,探索認知癥照護服務,實施老年人家庭適老化改造、開展家庭養老床位試點,全面推廣“時間銀行”互助式養老服務等,加快升級“互聯網+養老”服務,讓更多老年人享受到方便可及、安心舒心的居家養老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