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杭州蔣村花園如意苑的一位業主大喜,“砰砰”放起鞭炮慶賀,竄起的火星飛濺到了11樓頂樓陽臺,點燃了晾曬的衣服……

  事情發生在蔣村花園如意苑50幢。昨天下午,我在這幢樓樓道口,看到一串彩色氣球拱門,中間貼著一個“喜”字。

  一個五十來歲的業主剛好走下樓道,“喏,他們8樓辦喜事。嫁女兒嘛,我們這里都要放鞭炮送親的,后來鞭炮燒到11樓一戶陽臺上的襯衫,火不大,保安滅掉的,消防車也來了,兩三站路,5分鐘就到了。”

  當時參與滅火的小區值班保安隊長張師傅還原了事發時情形。“快9點了,我接到巡邏隊對講機的通知,說是50幢11樓陽臺燒起來了,我一路小跑,大概兩分鐘就跑到了50幢樓下。”

  張師傅說,陽臺上掛著一排衣服,有兩三件冒著明火,煙不是很大,衣服被燒成一塊塊的,往下掉,有一部分落在了七樓的雨篷上。

  這時巡邏隊的兩名隊員已經到了11樓,住在這里的是一對年輕情侶,還在睡覺,完全不知道自家陽臺上衣服著了火,“當時他們還有些不開心,打攪到他們睡覺了嘛。我們兩個隊員馬上拿了一個叉子把衣服邊往回收,邊用滅火器滅火,不到10分鐘就處理好了。”張師傅說,等消防員趕到時,火已經全部熄滅。

  小情侶后來知道了是樓下人家辦喜事放鞭炮引起的著火,也沒多說什么。張師傅說,不過那戶人家倒也爽快,承諾辦完喜事后賠償小情侶的損失。

  我問張師傅,杭州不是禁止燃放煙花爆竹嗎,為什么還有人在放?

  說起這,張師傅是一肚子苦水:“你知道為什么我們巡邏隊那么快就能滅火嗎?那是因為,他們放著鞭炮,我們巡邏隊的人拿著滅火器在旁邊看著的!”

  小區南都物業的負責人雷經理告訴我,這個小區是以前蔣村的回遷房,第一批交付是2005年,第二批是2008年,“住在這里的大多數都是老底子蔣村的居民,保留了很多農村的習俗,比如放鞭炮等。我們是去年5月入駐這家小區的,一開始不太了解情況,為了這放鞭炮點蠟燭的事還跟業主鬧過糾紛。有次小區的老太太在草坪邊緣插了很多蠟燭,我們一看到明火肯定要滅掉的,這個會有意外。后來保安就和阿姨們發生了爭執,最后報了警,事情才平息。”

  雷經理說,這之后物業就懂了,這是老太太們在做祭祀,“以后我們就學聰明了,蠟燭插讓他們插,保安就在旁邊,不和他們正面杠。”

  放鞭炮也是,不管辦喜事辦喪事,都要放,“我們剛開始就是勸,到現在也是勸。我們說你別放了,業主說好的,照樣放,吵嘛吵不來,所以每次他們放,我們巡邏隊都守在旁邊,拿著滅火器,防止出意外。”

  張師傅說,現在小區物業和蔣村派出所建了個群,所有在小區燒紙、點鞭炮什么的都要報備,“反正只要有火,我們肯定三四個巡邏隊員拿著滅火器在旁邊守著,哎,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