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困醒到蘇州”,是杭州人經常說的一句口頭禪。

  三十多年前,乘坐運河上的夜航船,從杭州出發,睡上一覺,第二天凌晨到達蘇州、無錫,是很多杭州人的出行選擇,這也成為了“一覺困醒到蘇州”的真實寫照。

  后來,兩條航線相繼停運。幾年前,曾在杭州至蘇州、無錫航線上航行的雙峰號等客輪相繼退役、拆解,關于這兩條航線的記憶,正隨著時光流逝,慢慢淡去。

  這個星期,曾在武林門碼頭發揮著余熱的“龍井號”也正式告別杭城,在兩艘船只的護送之下,和當年駛往無錫的方向一樣,從武林門出發,沿著運河一路向北,穿過拱宸橋的橋洞,和杭州城說一聲:“再見”。

駛過拱宸橋的“龍井號” 攝影 金之江駛過拱宸橋的“龍井號” 攝影 金之江

  當年的“龍井號”

  可能相當于現在的飛機頭等艙

  擔任過“龍井號”船長、如今是杭州水上巴士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的金之江對“龍井號”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在“龍井號”告別杭州的這一天,他也從武林門碼頭出發,騎著電瓶車沿著與大運河平行的湖墅路北上,一路追著北行“龍井號”,為它拍下與環球中心、拱宸橋……這些杭州標志性建筑物的最后合影。

  從金之江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船身底部為藍色,上部為白色,中間搭配有線條的“龍井號”客輪已顯得有些陳舊,鋁合金的玻璃船透露著上個世紀的氣息,但“龍井”兩個大字依然矚目。

  它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來到杭州運河上的,由杭州船廠制造,有250個客位,座位全部選用沙發軟席,24個臥鋪位,有單人間也有雙人間,餐廳、小賣部、廣播室、淋浴間一應俱全。

  在很多人看來,當年“龍井號”的配置,可能相當于現在的飛機頭等艙。

  1981年,“龍井號”首航,成為了杭州開往無錫的第一艘客輪。

  航線開通之后,坐著船,枕著大運河的水,晃晃悠悠一夜,從杭州抵達另一個江南水鄉,成為了很多杭州情侶心中“最浪漫的事”。

  我們曾經采訪過坐著輪船去無錫的杭州市民徐女士,她告訴我們,從杭州到無錫100多公里路,輪船剛好開一個晚上,而且里面也豪華,還有臥鋪,那個時候人家坐火車出去都是硬座,買臥鋪票很難的,我們買了兩張臥鋪船票,說來也很有面子。

  據徐女士回憶,在坐船前曾聽說輪船上的臥鋪能聽見發動機的聲音,很吵,但她上船后沒覺得吵,很快就睡著了,第二天睜開眼,天已蒙蒙亮,不一會兒船就到了無錫了。

  即便到了2000年之后,在杭州一家銀行工作的齊女士,還和愛人坐著輪船去蘇州相城的婚紗市場挑選婚紗,她說:“那個時候確實條件有限,看著坐這個船去蘇州可以省下一晚上的住宿錢,所以我們也坐了這個船,一路上搖搖晃晃,現在想想真的浪漫。”

  回想一下,一對年輕人,在運河上坐著船,隨著微微起伏的水波,駛向有著漂亮婚紗的幸福彼岸,那真的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了。

駛過遠洋樂堤港一帶的“龍井號” 攝影 金之江駛過遠洋樂堤港一帶的“龍井號” 攝影 金之江

  武林門碼頭需提升改造

  “龍井號”到了與杭州告別的時候

  上世紀80年代末,往返杭州與無錫、蘇州間的客輪還曾提升改造。當時的新聞報道描述:“天堂號旅游船是由一輪一舶組成,由于動力船與客房分開,它噪音小,震動少,船體平穩。旅游船上的工作人員從蘇杭兩地采購新鮮的蔬菜,為旅客提供各種風味的食物和特色菜肴。全船還配有音樂舞廳、錄像廳等各種娛樂設施……”

  在那個乘坐大巴、火車往返兩地動輒要七八個小時的年代,這樣的輪船航程還承擔了快速交通的功能。很多市民乘坐輪船去出差辦事。

  后來,隨著交通工具的不斷提速與更新換代,蘇杭、杭錫客輪日益冷清,進入21世紀后,“公路高速,水路萎縮”愈發鮮明。

  2003年10月,在滬寧、蘇嘉杭、錫宜等高速公路開通后客源大量流失的背景下,杭州至無錫的客輪全部停運。2007年上半年,杭州至蘇州也停航了。杭州市區所有客運航線結束營業,告別歷史舞臺。

  從客運線上退下來后,2014年之前,龍井號還做過一段時間運河和錢塘江的夜游船,之后,因為船體老舊,不再適宜航行,“龍井號”就一直停在武林門碼頭,發揮著余熱,作為水上巴士公司員工吃飯、休息的地方。

  “因為武林門碼頭需要提升改造,沒有足夠的泊位來停放‘龍井號’了,所以這次真的它到了與杭州告別的時候。”杭州水上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潘丹告訴我們,“龍井號”是運河上的一道風景線,更是運河航線的記憶,無論是很多市民游客,還是曾經一同工作過的老員工,都不舍它的離開。

  潘丹說:“我們也想了很多的辦法,比如讓它上岸,改造成咖啡店或是餐廳,繼續發揮它的作用,但是都難以實現,但是我們真的不忍心看著它被拆解,就是能夠成為一個個散落的零件,被展出,但這樣的記憶還是不夠完整的,但杭州這邊又沒有足夠的泊位容納它……”說著說著,他哽咽了。

  后來,他們經過多次研究,聯系了德清船廠,決定將“龍井號”暫存在那里,“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對于船廠來說,這只是普通的一艘船,我們還得努力想辦法,讓這一次‘龍井號’的告別,不成為永別。”潘丹說。

即將告別杭城 攝影 金之江即將告別杭城 攝影 金之江

  杭州至蘇州、無錫航線正在醞釀

  “一覺困醒到蘇州”或許會回來

  如今,從杭州前往蘇州、無錫等地,大多數人會選擇乘坐高鐵,或是自駕出行,但近些年,市民間關于恢復杭州至蘇州、無錫航線的呼聲越來越高,隨著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的不斷推進,長三角區域內的出行方式的多樣化,正在成為一個新的契機。

  在潘丹看來,這也是運河水上航線“涅磐重生”的機會所在,他告訴我們:“從杭州出發,沿著運河北上至蘇州、無錫的航線,我們已經在醞釀研究中了。相信杭州市民“一覺困醒到蘇州”的期待,是有可能實現的。”

  不過,潘丹認為,如果蘇杭、杭錫航線能夠順利開航,絕不是簡單地恢復當年的運營模式,而是要適應目前新消費的特點,突出自身亮點,以“內河游輪”的概念去打造。

  他說:“從杭州坐船去蘇州、無錫,是很多杭州市民的共同記憶,所以乘坐需求中會有大量是因懷舊而衍生的。同時,作為世界遺產的京杭大運河,本身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運河沿岸有著很多的江南名城、名鎮,如果一條航線從杭州出發,沿著京杭大運河一路串起這些名城、名鎮,成為一條世界遺產的內河游輪航線,像歐洲的多瑙河、萊茵河內河游輪一樣,游客可以一邊坐船,一邊欣賞江南水鄉的美景,品味當地特色美食,那么這樣的航線,我相信對于游客是存在著巨大吸引力的。”

  而蘇杭、杭錫航線,或許只是未來杭州航運藍圖中的一部分。杭州水上發展集團還在積極謀劃從杭州主城區出發,沿錢塘江而上,途經富春江、新安江,至建德的航線。用兩到三天時間,日游兩岸風光,夜宿輪船。

  “我們希望開發全新的旅游產品。”潘丹說,杭州擁有非常優厚的自然條件,未來“通江達海”不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