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壇進貨價為240000元、售賣價預定為265000元的巴拿馬國際金獎紀念酒53度30L六十斤貴州茅臺酒,賣家誤將售賣價少寫了一個0標成了26500元放在平臺上售賣。

  消費者褚某購買后沒有收到貨,遂將賣家訴至天臺法院,要求對方交付涉案的茅臺酒1壇并賠償合理費用11000元。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案情經過

  今年3月17日,消費者褚某在淘寶平臺上以26500元的直購價購得了某淘寶商家的巴拿馬國際金獎紀念酒53度30L六十斤貴州茅臺酒1壇,并支付了全部價款。

  翌日,網店以價格設置錯誤為由要求取消訂單。在褚某堅持要求發貨后,賣家于3月20日同意發貨。

  在雙方協商過程中,褚某承諾自愿補償給賣家50000元。但賣家發貨后告知褚某,貨物在裝車時發生了損壞且調貨有難度,因此無法交付茅臺酒。

  對此,賣家辯稱:

  公司員工對酒的價格及淘寶網店的相關操作不熟悉,誤將進貨價為240000元的涉案茅臺酒的直銷價設定為26500元,少寫了一個0,導致該商品的價格設置錯誤。

  原告褚某以誤設的26500元價格購得涉案茅臺酒1壇。被告在3月18日發現錯誤后,及時聯系原告進行協商,但是未果。

  被告認為合同內容繼續履行則會造成顯失公平,故不同意繼續履行合同。另外,原告褚某在本案交易中并沒有實際損失,即使有損失,按照《阿里拍賣平臺管理規范》規定,被告的賠付范圍僅為原告所付保證金數額的5倍。

  就此,被告向天臺法院提出反訴請求:要求撤銷原、被告于2020年3月17日訂立的涉案茅臺酒買賣合同。

  原告褚某對反訴辯稱:

  不同意被告的反訴請求。他認為雙方的買賣合同是依法成立并且有效,不存在可撤銷合同的情形。

  天臺法院認為:

  被告將涉案茅臺酒的詳細信息公布于網店,褚某利用其手機客戶端選購涉案茅臺酒,并完成付款,買賣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賣家有履行交付的義務。

  被告所提到的《阿里拍賣平臺管理規范》系格式條款,未以合理方式提請購買方注意,實際上免除了銷售方的交付義務,損害了購買方的主要權利,不可當然地適用。

  此外,被告直到8月3日才提出反訴,已超過法定的三個月除斥期,撤銷權消滅。

  本案中,原告褚某是普通消費者,被告是網店的經營者,在買賣合同訂立時,被告不存在危困狀態或者缺乏判斷能力等情形,不能以顯失公平為由撤銷合同。

  被告辯稱涉案茅臺酒已在發貨過程中損毀,無證據證明,本案標的屬于種類物,被告應當繼續履行合同義務。

  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經濟損失的訴訟請求,缺乏依據,不予支持。

  9月11日,天臺法院一審判決被告向原告交付巴拿馬國際金獎紀念酒53度30L六十斤貴州茅臺酒1壇,同時由原告褚某支付被告50000元;駁回褚某要求被告賠償合理費用11000元的訴訟請求;駁回被告的反訴請求。

  因不服判決,被告向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臺州中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天臺法院認定的事實一致,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11月20日,臺州中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