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晚上7點多,金華金東區傅村派出所接到報警:“我車上有個老人找不到路了,我也找不到她要去的地方。”

  打電話的是滴滴司機何師傅。

  這是一起關于老人走失的警情,也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一個老太太坐在馬路邊

  何師傅是金華本地人,53歲,去年,他業余時間開始開滴滴車。

  當天傍晚6點多,他送客人到金東區傅村鎮一家酒店,繞出來,開了不遠,看到一個白發老太太坐在人行道臺階上。

  老人瘦瘦小小的,打扮看著滿清爽,“我看她年紀蠻大的,一個人坐在那,晚上了,天也冷起來,蠻可憐的”,何師傅回憶說,他當時就停下車,下了車。

  “你去哪里?”老太太回答了一個地名,何師傅沒聽說過,但從老太太口音來判斷老太太可能是義烏人,“我也經常跑義烏,我聽她說的是義烏話。”

  雖然金東區傅村鎮和義烏交界,但也不近。

  “你這樣走出來,家里人知道嗎?”何師傅想幫老人找找看,他想跟老人再聊聊,希望能得到更多線索。

  老人告訴他,自己吃過午飯就走出來了,走出來也沒帶老年證、身份證,“要去侄女家”,自己兒子本來要送她去,但車子壞掉了要去修沒法送了,老人又說,她去的地方很近,走幾步拐個彎,有個涼亭,會有人來接她的。

  老人講話斷斷續續的,還扯起家里事,何師傅耐著性子,聽老人說著。

  “我看時間,她出來已經五六個小時了”,何師傅又問老太太從哪里過來,老太太回說是“義烏益公山村”,何師傅用手機一查地圖,發現從義烏益公山到傅村鎮,起碼有11公里。

  “我對傅村鎮這邊熟悉,大致知道個七八”,但何師傅印象中附近沒有涼亭,他猜測老人是走錯了路,又怕自己不認識老太太說的這個地名, “你先上車,我帶你去前面問問”。

  “你放心啊,你這么大年紀,我不會騙你的,我媽媽年紀還比你大幾歲呢”,怕老人有顧慮,何師傅一邊拉著家常,一邊讓老人上車。

  何師傅帶著老人,開出1公里左右,問了幾人,都說不知道。

  “我不知道她從哪來的,要去哪,我跟老人說,我幫不了你了,我們要找警察來了”,何師傅看天越來越黑,就打了110。

  民警聯系上家人

  派出所民警葉林接到警情后,馬上帶著輔警去了現場。

  看著老太太一臉迷茫,目光呆滯,“一口義烏話,我也聽不太懂”,葉林依稀聽老人念叨著“去找女兒”。

  葉林讓何師傅先回去,“我們會幫你找女兒的”,哄著老人,先帶她回了派出所。

  葉林把老人照片發到工作群,又讓人去走訪轄區看看哪戶人家有老人走丟。

  過了一會,得到反饋信息,義烏稠江街道有個87歲姓吳的老太太和老人情況相仿。

  信息系統沒有老人家里的聯系方式,葉林又通過其他辦法,輾轉總算聯系上吳老太的兒媳婦。

  “我們也在找她啊!”當晚8點多,幾個人急急忙忙沖進派出所,正是老人家人。

  看到自己子女來了,老人臉上的神情松弛下來,兒子女兒去辦手續,老人就默默跟在后面。

  “我們五點多接到村書記的電話,說我婆婆不見了,他們已經找了半天”,兒媳婦說。

  來派出所前,他們已經看過監控,發現老人是下午一點多上了一輛公交車。

  老太太住的村子,隔壁村有個市場,市場邊上有個公交車站。老人吃過午飯,在家附近溜達。

  “堂姐看到過她”,兒媳婦說,等堂姐追過去,老人已經不見了,堂姐去問老太太老伴,老伴說他在睡覺沒留意。“村書記知道了,怕我們在上班,就先開始幫助找。”找來找去,到了傍晚,老人還是不見蹤影。

  辦完手續,兒子女兒領著老人回家,“那個司機很好心,他一直陪你媽媽,找了個把小時!”臨走,葉林關照他們。

  “是啊,要是沒有這個好心司機,我媽媽都不知道會走到哪里……”老人的子女說。

  何師傅說自己接到了老太太女兒打來的電話,“他們一直說謝謝,我說沒什么好謝的,我還跟他們說,以后可以給老人家身上掛個牌子。”

  他說,“我們這邊有個民間救援隊,我也在他們群里,看他們經常去幫助老人,做好事,看了很感動,我這么做,真沒什么,我自己老母親也90多歲了,年紀大的人都很少出門的,像我們年輕人幫幫老年人是應該的……”

  老人要去的是女兒單位

  老人走丟,除了家人,著急的還有村書記和鄰居們,“村書記他們聽到老人找到了才回家吃飯”,老人回家后,家里涌滿了親戚,大家都趕來看她。

  也許老人臉上有點掛不住吧,當女兒張羅著要給她做飯,“你晚飯也沒吃,我給你做點”,老人還犟著說:“我自己會回來的,不要你們來找……”

  家人說,“她記不得現在的事,記得的都是以前的事”,比如老人記得自己以前娘家的地址,記得隔壁村的名字,公益山村就是隔壁村,她唯獨記不住現在的住址,更何況因為建設需要,去年村子拆遷,老人暫時搬去了臨時過渡房;老人平時念叨著的也都是“過去式”,常問孫子讀初幾了,其實孫子已經上高中了,念叨著孫女怎么還沒來,其實在杭州工作的孫女每次回家都會去看她……“你跟她說了,她還不許糾正,轉頭又忘了”。

  從老人家到何師傅看到她的地方,大約有十幾公里,老人走這么遠,到底是要去哪呢?

  老人膝下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大兒子一家在杭州,二兒子一家在金華工作,女兒在義烏,也因為住得近,女兒隔三差五地去看看老人。

  據老人家人說,老人老伴沒兄弟,也沒聽說有侄女是赤腳醫生,老人也沒有親戚住在金東區傅村鎮這邊。

  不過,女兒倒是醫院醫生,以前老人在醫院住過院, “醫院里不是有公園,有涼亭么”。

  “這段時間,女兒單位比較忙,有幾天沒去看媽媽了”,這么說來,老人大概是擔心女兒吧,才打算去女兒單位找女兒。

  但她卻走了反方向。

  另據了解,在義烏方言,兒女和侄女的發音接近,類似“嗯鬧”的諧音,何師傅可能聽錯了。

  最后,我們提醒家有老人的注意,如果家里老人記不住地址,要記得給她帶上寫有家庭地址和聯系方式等信息的卡片,或戴個定位手環等裝置,以防走丟后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