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這是我們內部技術群,利好穩賺……”

  這樣的投資入群邀請,很多人常常收到。可是,民警提醒你,要謹慎啊!可能是騙子的套路。

  連日來,浙江慈溪警方偵破一樁大案!

  一些培訓機構根據詐騙集團提供的名單,篩選出“高質量”受害人,并誘導其加入微信群。

  群滿員后就打包賣給詐騙集團,一個百人微信群價值超萬元。

  這個提供詐騙“前端服務”的犯罪團伙,被浙江慈溪警方跨省端掉!

  一樁投資詐騙案

  牽出“吸粉引流”團伙黑幕!

  9月21日,慈溪警方接到市民陸先生報案稱,自己被騙了!

  一個月前,陸先生接到自稱是東方證券公司員工的電話,說可以介紹股票賺錢。

  信以為真的陸先生下載了對方所說的APP,并通過轉賬充值的方式,給對方提供的銀行卡轉了7200元。

  一個月后,陸先生發現自己無法在該平臺上提現,察覺被騙后便立刻報了警。

  接到報案后,民警立刻展開調查,發現這是一起冒充證券公司工作人員的詐騙案。

  “對方先取得當事人的信任,誘導他嘗試投資,等賺錢后再引誘其大量投錢,但這錢根本無法提現。”慈溪市公安局刑偵大隊二中隊民警陳杰說。

  那么,詐騙分子是如何獲得受害人陸先生信息的?

  民警進一步深挖,拔出蘿卜帶出泥,終于有了大發現:國內有一團伙專為境外詐騙集團提供“吸粉引流”服務。

  “負責吸粉的業務員,不會實施具體的詐騙,他們要做的就是完成組群任務。”

  陳杰說,“‘吸粉引流’團伙是最先接觸到受害人的,沒有他們提供所謂的‘前端服務’,詐騙集團就不可能精準地實施詐騙。

  所以,必須打擊這個黑灰產業。”

  千里大抓捕!

  三十多個嫌疑人落網

  通過深入調查,民警發現這一“吸粉引流”團伙位于武漢,他們隨即奔赴目標地點蹲點排摸。

  團伙的工作地在當地一寫字樓中,但對方顯然有著極強的反偵察意識。

  民警在中庭蹲守了一兩天,憑著多年的工作經驗才確定了具體位置。

  寫字樓里有不少類似的“吸粉引流”團伙,而這些吸粉團伙的“小頭目”之間都有聯系。

  就在慈溪警方準備實施抓捕的前一天晚上,附近一個吸粉團伙被端。

  這一團伙也聽到了風聲,停止了正常營業。

  得知這個情況后,民警當機立斷,決定分組撲向嫌疑人的暫住地,展開抓捕。

  “在前期調查中,我們對嫌疑人的落腳點進行了排摸,經過一天一夜的連續抓捕,30多名嫌疑人落網。”

  陳杰說,在抓捕中,他們發現嫌疑人車內有不少現金。

  原來,這些現金是員工一周的工資,而他們與詐騙集團的交易,也是通過現金或者虛擬幣完成的。

  這一次抓捕行動,警方共查獲涉案資金5萬余元、作案手機卡800余張、作案手機100余部,作案電腦2部。

  葉某、雷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還有19人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一個百人微信群可賣上萬元!

  不少嫌疑人還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據警方調查,這一團伙是從今年6月開始運作,半層的寫字樓里,有正常經營培訓業務的正規公司,也隱藏著實施詐騙的“吸粉引流”團隊。

  而警方抓獲的雷某,原本是正規培訓機構的負責人。

  后來葉某找上雷某,希望他能提供場地。

  見這筆生意來錢快,雷某也跟著入了股。

  運作模式是,創建微信群大量拉入高質量的成員,除了不添加律師、保險業務員,還要求成員手機要關聯支付寶,微信和支付寶都要是活躍用戶并通過實名認證。而且,加群的當事人有投資意向,這些都是業務員們篩選的“要求”。

  收集到高質量的“受眾”后,業務員會誘騙受害人加入已有水軍、客服存在的詐騙微信群。

  正因為有這些條條框框的高要求,所以一個百人的微信群價格高達1萬4千余元。

  犯罪嫌疑人葉某是這個團隊的“小組長”,他交代說,自己是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做這個生意,覺得來錢快就跟風做了。

  在抓捕歸案的業務員中,有無業人員,還有不少剛畢業的大學生。

  “這個工作工資較高,每月最少能拿到七八千,多則超過一萬。

  他們工作也很輕松,只需打打電話即可,所以很多年輕人都被誘惑了。”民警陳杰介紹說。

  警方提醒

  “吸粉引流”是詐騙手段翻新的一種方式,嫌疑人通過加微信,完成實施詐騙的“引流”任務,再由電信網絡詐騙集團,對受害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

  市民要加強防范,不要輕易添加陌生人的微信,不輕易點擊陌生人發來的鏈接,更不要輕易轉賬。

  同時,年輕人在找工作時也要多看多辨別,不要好逸惡勞,走入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