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小薇那不足百余平米的家,卻仿佛來到了一個奢侈品展示柜臺:迪奧、普拉達、路易威登、寶格麗等品牌的新款名包、衣飾隨處可見,讓人眼花繚亂。200余支圣羅蘭等大牌口紅就放在她名車座駕的后備箱里……

  外人眼中,她是出手闊綽、一擲千金的“貴婦”。但讓人歆羨的幻影背后,她卻只是一個家境普通,月薪3000余元的公司出納。在前后侵吞公司錢款1231余萬元后,27歲的小薇站在了嘉善法院被告人席上,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發現漏洞,她打開“潘多拉魔盒”

  小薇是嘉善本地人。平日里她熱衷購物,喜歡收藏各類奢侈品,為了滿足消費欲望,她開始透支信用卡并進行網絡貸款,但微薄的工資總是讓她捉襟見肘。去年3月,小薇入職嘉善一家大型食品公司擔任出納,主要負責查賬、收付款以及制作資金報表,并有保管公司銀行賬戶的網銀U盾、網銀登錄密碼等權限,但公司出于財務安全考慮,每筆轉賬都需要層層審批,她無法獲得轉賬密碼。

  一次偶然的機會,小薇通過非正規渠道獲知了公司賬戶的轉賬密碼,這意味著她可以獨自完成整個轉賬流程。欲念開始在其腦海里不停翻騰:是堅守底線還是鋌而走險?眼看信用卡和網貸還款在即,小薇最終不敵金錢的誘惑,抱著僥幸心理偷偷轉了幾筆錢到個人賬戶還款。

  物欲襲擾,最終墮入罪惡深淵

  天降不義之財,而且久久不被發覺,嘗到甜頭的小薇的胃口漸漸大了起來:2019年5月14日,小薇將30萬元公司錢款轉入個人銀行卡;2019年5月17日,小薇將10萬元公司錢款轉入個人銀行卡……2019年11月26日,小薇分2次將總計300萬元公司錢款轉入個人銀行卡。

  短短半年時間內,從10萬到300萬,小薇二十余次登入網上銀行,利用其事先得知的轉賬密碼,先后將該卡內的公司資金轉賬至其個人及朋友銀行卡賬戶,侵吞1231余萬元公司資產,而大部分錢款用于個人揮霍和償還債務。同時,她開始瘋狂為自己和家人購置房產、名車和奢侈品。

  由儉入奢易,紙醉金迷的物欲面前,她在“買買買”中忘乎所以,更將“還款”二字拋之腦后。

  天網恢恢,“人設”一朝破碎

  雖然小薇屢屢利用公司財務在核對賬目時的大意將賬做平,有時還會把錢轉到朋友賬戶上讓其代收,但也自知躲得過初一卻躲不過十五,期間將300余萬元轉回公司賬上,卻是杯水車薪。

  在覆水難收之際她提出辭職,粗心的公司財務這才發現賬目的巨額虧空。行跡敗露的小薇落入法網并被提起公訴。人們此時才恍然大悟:“貴婦”只是“人設”,貪婪才是本色。

  法院審理認為

  近日,嘉善法院公開審理此案。法院認為,被告人小薇在公司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公司錢款非法占為己有,共計人民幣900余萬元,屬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予以支持。同時其具有坦白情節,并當庭自愿認罪認罰,對其可以依法從輕處罰、從寬處理。其家屬與被害單位達成退賠協議,對被告人酌情從輕處罰。

  最終,被告人小薇犯職務侵占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并處沒收財產45萬元。

  此時的小薇褪下貂皮大氅,換上一身囚衣,富貴的幻夢已醒,徒有追悔莫及。

  法官提醒

  現如今許多人跟風“買買買”,消費主義讓暫時沒有高消費能力的人們提前過上了“高配”生活,也讓很多人被消費主義帶來的“瘦高幼”“白富美”等價值符號和文化觀念禁錮。

  在競爭激烈的社會立足,真正提升實力才是王道。畢竟,名包并不能帶來風生水起的生活,“貴婦”也不一定擁有優雅充盈的內心。(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