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速交警查獲雞年省內高速第一起毒駕

  2月1日凌晨5時許,正在杭長高速百丈收費站外廣場執勤的杭州高速交警支隊四大隊民警孫金湘,接到指揮中心指令,往長興方向43公里的位置有一輛小車碰撞邊護欄事故。

  接警后孫金湘立即趕到事故現場,一輛浙C牌照的小轎車碰撞橋墩后又沖到了路邊坡上,車頭嚴重受損。一位小伙子背著雙肩包站在車邊來回走動,駕駛員在車內東摸西摸好像在找東西。

  事故車輛

  孫金湘把車外的小伙子帶上了警車后,回到事故現場把駕駛員從車里拉了出來。在把駕駛員帶到巡邏車上的過程中,孫金湘發現他的精神有些恍忽,反應遲鈍。駕駛員自稱是溫州人,沒有喝過酒。孫金湘聯想到剛才車邊上的小伙子也有類似的狀態,精神萎靡。他們難道是毒駕?

  為了不暴露對他們涉毒的懷疑,孫金湘對兩人說:“高速公路很危險,我先帶你們到前方六公里的安吉出口去,你們的車施救人員會拖下來的。”

  隨即他帶著兩名當事人往安吉出口駛去,同時將情況報告給了大隊值班領導竺春璋。

  竺春璋接到有涉毒駕嫌疑報告后,立即和備勤民警一同趕往現場。

  孫金湘帶著兩人出了安吉出口后,又以涉嫌酒駕為由帶兩人去了安吉醫院進行了抽血。從醫院抽血返回收費站的路上,孫金湘聽到其中一個伙子在電話里用溫州話說,自己出了車禍,叫對方從溫州趕來把包拿走,感覺到這話里有文章。

  教導員竺春璋帶領增援警車到達安吉收費站,在了解到關于“包”的情況后,要求小伙子把包拿出來檢查,然而,這時小伙子竟然說沒有帶包!

  明明在事故現場將他們帶上警車時和到達醫院抽血下車時,看到小伙子將一個黑色雙肩包往前掛著并一直用手抱著,現在竟然說沒有,竺春璋和孫金湘感到事情有蹊蹺,立即組織人手到收費站外廣場和已拖至收費站的事故車上仔細查找,最后在收費站路邊的垃圾筒內發現了這個黑色的雙肩包!同一時間,兩名嫌疑人也接受了毒檢,結果尿檢呈陽性,毒駕證據確鑿。

  通過開包檢查,警方找到4包用透明塑料袋包裝的白色粉狀物品和20包黃色袋裝的物品,經現場小伙子指認,這些物品系他所有,里面裝的是K粉

  包里搜出的毒品

  經進一步審問,得知這兩人系溫州市鹿城區人,駕駛員姓周,另一人姓胡,都是1987年所生,兩人凌晨2時左右從上海拿了毒品返回溫州,由于出發前為了提神吸食了毒品,在駕駛過程中毒性發作,誤將車開上了杭長高速,并在離湖州安吉出口不到6公里處碰撞邊護欄發生車禍。當從醫院返回到達收費站時,這名姓胡的小伙子乘民警不注意偷偷將隨身所帶的雙肩包丟進了旁邊的垃圾筒,并通知朋友來垃圾筒拿包,沒想到最后還是被發現了……

  犯罪嫌疑人在指認扔包的垃圾桶

  所幸此次毒駕未造成人員傷亡,現案件已移交安吉公安局處理。

  因為車流中的幾聲喇叭,結果雙方大打出手,最后……

  “在離乾潭出口一兩公里的地方,我看到前面一輛浙A牌照的福特翼博車呈S形路線在開,我就踩了下剎車把速度減下來,按了幾聲喇叭,隨后我們一前一后從乾潭收費站出去。剛出收費站的時候,前面那輛車就停下來了,我也被迫停了下來。就見前車駕駛員氣沖沖地走到我車前,很用力地用拳頭砸我的引擎蓋,還大罵‘你叫毛啊叫!’我一下就火了,氣不過下車和他打了起來。后來我發現他一身酒氣,我懷疑他酒后駕車,就打110報警了。”覺得自己很無辜的駕駛員鄭某委屈地說。

  1月31日20時左右,高速交警杭州支隊三大隊民警陳旭正在路上巡邏,突然接到指揮中心指令說在乾潭收費站有人涉嫌酒駕。陳旭接到指令后,迅速趕往事發地點。

  到達現場后,發現翼博車只有駕駛員潘某一人,其臉部多處受傷,一身酒氣,口出狂言,正在與后車途觀駕駛員鄭某在撕扯,于是就馬上穩定雙方情緒,但是潘某還是一個勁的手舞足蹈,用夸張的肢體語言向民警表述著自己受的“委屈”,看到這一切再加上潘某一身的酒氣,陳警官當即就判斷潘某喝了不少酒,于是就拿出酒精檢測儀檢測雙方血液酒精含量。

  結果,潘某血液中酒精濃度為215mg/100ml,涉嫌醉酒駕駛

  陳警官迅速將潘某帶至乾潭鎮中心衛生所抽取血樣,鄭某被110民警帶至乾潭派出所調查。抽血期間,潘某借著酒勁胡亂辯解:“車子是我老婆開的,又不是我開的,就算是我看的你們能把我怎么樣!”抽完血,為了進一步調查案件,陳旭又帶上嫌疑人潘某來到乾潭派出所,并向打人的司機鄭某了解了事情的具體情況,鄭某也對自己的打人事實供認不諱。

  21時30分左右,潘某的妻子黃某急匆匆的感到派出所。“都怪我,我不知道這個車子沒有鑰匙也能開,這下闖大禍了。”

  潘某妻子懊悔地說,“今天我和老潘到馬目鎮叔叔家拜年,一家人高高興興吃了晚餐,老潘也喝了不少酒。由于明天是大年初五,我們還要趕回杭州接財神,老潘喝酒后不能開車就只能由我開車去杭州。我平時開車開的少,又是晚上,不敢開快,一直是40碼左右的速度,快要上高速的時候老潘說我這樣的速度上高速不安全,要闖禍的,讓我停在旁邊加油站等他休息一下再指導我開。我看他下車了,我也跟著下車了。我跑到加油站里面給他買瓶水喝,不料等我出來的時候老潘和車子都不見了。車鑰匙我明明帶在身上,車子怎么還能開!我后來到處找他,直到接到警方電話才知道他被帶到乾潭派出所了,還好沒有發生事故,現在想想都害怕,真是喝酒誤事。

  目前該案件公安機關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都市快報記者 章貝佳

  通訊員 呂杰 鐘俊鵬 孫俊藝 竺春璋 宋敢 于軍